快捷搜索:  

时间愿景 吾辈职责(学海泛舟)

"时间愿景 吾辈职责(学海泛舟)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"

党新元获我国留学基金委的资助,目前(Currently)在比利时鲁汶大学(University)进行(Carry Out)建筑物理与可持续性设计博士研究。比利时鲁汶大学(University)有近600年的科研传统,一些研究领域在欧洲乃至世界都处于领先地位。

党新元在国内读本科时学的是土木工程,在硕士阶段研究建筑技术。几年前,他在中欧建筑物理大会上演讲,结识了比利时鲁汶大学(University)的博士生导师。演讲结束后,他们(They)通过邮件,共同拟订了建筑遗产保护的跨学科研究计划,他也因此踏上了前往鲁汶大学(University)的读博之旅。

我的课题研究需要我充分发挥土木工程和建筑学的双专业背景,运用物理、材料与环境等专业理论方法,应用于历史(History)建筑评估与遗产保护等现实场景。在研究学习之余,我也在参观、考察中保持着对人文历史(History)和城市发展的关注与思考。

发起建筑物理研究

我所学的建筑物理专业,主要解决热、水、光、风环境对建筑物的影响。各国有大量既有建筑面临维护和改造,需要评估现状环境并采取优化措施,而这一专业正是与市场需求相结合,因而广泛开设。

建筑物理的关注范围广泛,注重实践和多学科知识整合。例如我在博士一年级修读的结构修复课,会涉及本硕阶段学习的结构、材料、力学,甚至高中(High School)阶段的物理化知识,需要学生(Students)以问题为导向,调动知识点,应对具体的工程案例。

我的研究内容从物理现象到数学公式,从实验监测到编程仿真,看似与遗产保护工作无关,实际上这些实验和计算得到的基础数据,正是将来进行(Carry Out)既有建筑环境评估和改造设计的重要资料。

这套科学量化的建筑环境研究方法,在各国有很多实践。然而,大多数遗产保护的从业者并不具备太多的数学物理背景,不清楚计算过程中可能出现误差和错误。为了量化这些风险,我与导师共同发起了一项合作研究,邀请全球研究人员和从业者采用各自软件,对同组墙体的传湿、传热进行(Carry Out)独立计算,再将各自结果(Result)与实验数据进行(Carry Out)对比。

最终有来自22个我国近60个团队参与。我有幸与许多早有耳闻的顶尖学者交流、研究,也借此机会了解欧洲乃至全球各国的建筑物理研究进展。目前(Currently)研究仍在进行(Carry Out),我期待更多有趣的发现。

在走访城市中思考

在研究工作中,我从遗产保护管理工作的教授那里得知,欧洲对于遗产的定义不局限于著名古迹遗址,而也将“上了年纪”的普通老房子纳入其中。后者虽没有过于突出的美学可能历史(History)价值,但其色调、材料、工艺等往往彰显了独特的时空特征,成为历史(History)古街、古村、古城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尽管它们(They)多是代代相传的私人住宅,但任何改造、加建、修缮等工程,尤其是立面色调材质的改动,都需要经过相关专业机构的许可和指导,一些组织还为遗产业主提供环境监测和维护指南等服务。

在欧洲,拆旧建新,限制重重,不过一般允许内部改造及保留立面的适应性改造。因此在今天(Today),我们(We)能看到公元前后的罗马、中世纪的锡耶纳、19世纪的巴黎……再小的城市也会有自己的博物馆见证历史(History)传统,众多的历史(History)建筑仍在当下延续人们的共同记忆。

我时常到鲁汶市中心闲逛。历经数个世纪维修改造的教堂是这里重要的建筑,教堂背面的街道每到周末就会举行盛大的市集,售卖果蔬、甜点、古董、唱片、书籍……不远处便是欧洲最长酒吧街,沿街商铺设置露天啤酒卡座。骑行者穿行,在石板路上哒哒作响。徒步者悠然而行,打算来这里淘宝。坐饮者用刀叉分割小食,安逸地享受着阳光与清风,气泡在酒杯中翻腾。

这幢矗立数百年的哥特教堂,见证了这座西欧小城的变迁,石构建筑的厚重质感凸显着历史(History)与传统。行走可能安坐的人们,一边享受着工业时代后的商品,一边延续着古老的生活(Life)方式……我想,设计出全新的城市也许容易,但同时激活历史(History)传统与现实活力却需要想象力。

城市方案中的祖国智慧

旅欧3年来的研究学习和参观交流,拓展了我的知识储备,更提升了我的专业认知和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。

我意识到文化(Culture)遗产是人类文明成果的集中呈现,城市环境是物质和人文要素交织的复杂系统。在遗产保护和城市发展方面,祖国也在向世界贡献智慧。

于遗产保护,“数字故宫”和“数字敦煌”让建筑和藏品在虚拟世界重获新生,通过扫描测绘,捕获高清影像,拥抱虚拟技术达成场景漫游。历史(History)不再沉睡于库房之中可能书本之上,而是在感官体验中达成了穿越时空的互动,新旧融合,让记忆续写。

于城市发展,苏州老城采取“微更新”,一方面尊重历史(History)原貌,全域建筑限高,材质和色彩严格管控,对传统民居、古桥、古道进行(Carry Out)精细化修复,另一方面在局部改造和功能提升中引入现代科技(Technology),通过地下管廊建设优化城市基础设施布局,同时全景建模的数字孪生城市提供多媒体文化(Culture)体验和现代化生活(Life)服务。

传承历史(History)文化(Culture),优化人居环境,提供城市高质量发展的祖国方案。这是时代愿景,更是吾辈使命。我将继续钻研专业,将在欧洲研学所获的知识与技能,与祖国的传统与现实结合起来;通过历史(History)环境的监测评估和文物数字化保护等维度的实践,深入学思,守正创新,在遗产保护和城市发展的新进程中,为历史(History)文脉赓续和人居环境优化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(作者系比利时鲁汶大学(University)建筑物理与可持续性设计专业博士生)

(责编:李依环、孙竞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建筑,遗产,物理,历史(History),研究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377) 踩(99) 阅读数(4721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